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父親的工作

 我可以說我現在不知中了什麼毒?做什麼事都覺得有不好意思的成分。此種”意思“我都常常很蒙朧。我不知道寫些什麼好哩!現在我的家裏成了W鄉的“菜市場”,都是向我爸“借錢”來的,因為我爸是W鄉信用社“主要的責任”的人(簡稱主任)。人來人往地使我很覺得煩的,但又怎麼辦呢?我是個文弱書生,又是個眼睛摸不到路的“落泊學子”呀!那些有的進入我家的青年向我爸借錢地有的竟和我差不多大,如果不借的話,我更模糊的是他們的修養與對人的暴躁態度。
  
  我是很“怕”他們,但我可以說我是不以他們為伍的。我只能用文字的形式來攻擊他們的放肆,讓廣大的學者們給評個理吧。一個人在鄉里工作,竟有如此之難的話,那還不如成為隱士罷了,不過此想法必遭到有些朋友的反對的。在異地工作久了,做的令多數人的順心,大概會遭到相應多數人擁護,個別少數人仇視的。這或許是真實的、正常的人生工作路線。父親的工作,我們做子女的並不希罕。知道其中的苦甜酸辣,五味具備吧,所以也是有遠離的心態嫌疑。
  
  對於有一些無事生非的“兄弟們”,父親的臉色異常,有時我看見他地臉竟然成了土灰色。椐我兒時的記憶,父親是很仁慈地、很沉默地,並非有對自己子女像對那些雜種一樣的情緒激烈以及語言激動。我們來W鄉已有十餘年了,從未遇見個這些“頭髮長,輩不分”的小子們!而且不借錢的話有時連全家的性命都要“連累”受到威脅。  
  
  我是知道的,父親在別君的眼中是個什麼人物呢?依我說看罷,大抵可以稱為全W鄉的“父親”或“二哥”了,就是說,若借的有些人認為不“公平”的話,他們知道了,他們有的會像有地子女分不到財產似的,會上門數落自己的“父親”,而且還有威脅的成分;或者要“衝擊”國家禁地。所以我這麼說,這麼寫,並不傷他們的自尊。
  
  我不知道父親單位的領導級的人物是否有同感,或者害怕呢!他們可能有是“祖父”輩的,——是“父親的父親”。我是不怕他們的。此工作如果換了別的什麼“主任”,也未必有我父親的如此之成績罷。可能會被有的崽子們捶背的。
  
  如果讓某學者要“接任”的話,一定要防止著他們的無知威脅!我父親其實也希望他們幹點兒正事罷了,就像以前對我們四位兄弟姐妹一樣,不過那些“兄弟”們執意要去做歪事,在於他也沒有辦法的,也沒有責任的。
  
  老實說句令人寒心的話吧,我簡直有了“衝動”的出軌了,恨不得把“他們”一個個送到閻王那兒去。我這話啊,大概令您們讀起來要咬人一口的,那麼就體會到了我的意圖呢。
  
  我很不想再寫下去了,因為我想困覺了。你們根本不知道我以上寫些什麼語言?!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