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看我的青春如塵般散落一地

莫白給我打電話的時候我正在床上睡得正香,夢裏,一個漂亮的女孩子正要對我表白。可她話還沒說出口我便讓莫白的電話給吵醒了。所以,當我拿起手機的時候,我對他的態度十分不好,就像他是我的奪妻仇人一樣。我沖著他咆哮:“莫白,你小子要是再敢這樣搶走我媳婦兒,我***非滅了你不可…”“你***還做白日夢呢,快來醫院,顧辰被人打了。”沒等我說完,莫白的話已經讓我清醒了一大半。我連忙拿起外套,穿著拖鞋就往外跑。我媽在後面使勁地沖我吼:“你幹啥去,你幹啥去啊?”“去顧辰家”我頭也不回的對她說。
  
  我飛快的攔了輛計程車就往市醫院趕。
  
  路上,我不停地給許雲打電話,可電話裏頭永遠只有一個冷冰冰的聲音:“您撥打的用戶暫時無法接通,請稍後再撥。”我一激動,用力一伸手,結果我那可憐的手機就那樣被我扔出了車窗外,粉身碎骨。在我還來不及感傷我那可憐的手機的時候,司機大叔提醒我到了,他笑眯眯地對我說:一共二十塊,謝謝。我一摸口袋,突然一陣眩暈,我意識到了一個很嚴重的問題,“我貌似沒有帶錢!!!”在司機大叔一臉警惕的注視下,我第二次摸遍了全身之後,終於在我那破外套裏面的破口袋的最下麵,也就是口袋破了以後的那個,下麵,找到了二十塊錢。
  
  我把錢扔給司機就趕快往醫院裏面跑。十五樓,媽的,這醫院也真是的,修***那麼高幹啥?居然還沒電梯!當我氣喘吁吁地跑到顧辰病房外面的時候,我一眼就看見了在裏面哭得梨花帶雨的許雲還有在一邊低著頭的莫白。(忘了說了,許雲是顧辰的女朋友,在一起兩年了。)我走進去,指著被包的想木乃伊一樣的顧辰問莫白,“這怎麼回事?”莫白沒說話,只是抬頭看了許雲一眼。我立馬就明白了,原來又是她惹的事,這女人果然是禍水。我冷冷的盯著她,“怎麼回事?”她明顯聽出了我聲音裏的憤怒,立刻止住了哭聲。小心翼翼的說:“我讓顧辰陪我逛街,碰到有人搶我的包,顧辰就沖上去跟他們打起來了,然後,然後,就這樣了…”說完還不忘記哭幾聲。我冷笑一聲“那你為什麼不報警!”我沖著她吼。“我,我當時很害怕,就,就忘記了”“忘記了,你以為這樣說我就會原諒你嗎?”我抓著她的手,瞪著她一個字一個字地沖她吼。莫白一見情況不對勁兒,趕緊跑過來拉著我說,“家諾,你冷靜點,顧辰他現在需要休息,我們先出去。”
  
  走廊沒人,我跟莫白坐在走廊外面的凳子上抽煙。我對他說,:莫白,你知道的,我跟顧辰之間就像親兄弟一樣,我寧願我有事,也不願他出事!我勸過他多少次,叫他離開那個女人,他為什麼就是不聽?莫白吸著煙,很久不說話,我們就那樣沉默著。直到護士走過來拿走了我們手上的香煙,莫白才對我說,“看來你還是不明白顧辰”說完他轉身進了病房。
  
  我一個人坐在椅子上,想了很久,想了很多。我跟顧辰從小就認識,以前我們是鄰居,那時候他有一個幸福的家。我跟他一起上小學,因為我小時候發育不良,個子很小,在學校老被欺負。顧辰就老幫我,只要是誰欺負我,他就一定會帶著我欺負回去。漸漸地,就沒有人敢再欺負我了。雖然我比他大,可是,他卻比我更成熟,像我哥哥一樣。後來,我們被分到同一個班,於是我們倆理所當然地成了班上的小霸王,誰也不怕。原因是顧辰他舅舅是那個學校的校長。我們仗著他這個後臺,在學校裏胡作非為。我們最喜歡做的事就是,用小盒子裝一些蟲子在裏面,然後拿到學校去嚇唬女生。我們樂此不疲地這樣幹著,笑著,鬧著。完全不顧後果。
  
  我還很清楚地記得小時候顧辰笑起來的樣子,特別單純,特別陽光。我之所以記得那樣清楚,是因為現在的他,從來不會那樣笑。
  
  在我們小學五年級的時候,一場突如其來的變故,徹底的改變了顧辰。***媽跟著一個據說是她初戀情人的男人走了,而他爸爸因為接受不了這樣的變故而精神恍惚,在外出的時候被汽車撞死了。小小的顧辰一夜之間成了孤兒。當我媽媽抱著小小的他回到我家裏的時候,我從來沒有見到他那樣孤獨過,他眼睛紅的可怕,不過他沒有哭,只是緊緊地握著拳頭不說話。我看見他大大的眼睛裏充滿了仇恨的光芒。我媽媽讓他在我家裏住了兩個月才讓他舅舅帶他走了。他走的時候輕輕對我說:“家諾,你看著吧,我一定會讓那個女人後悔的。”他把他的書包送給了我,然後,他就從我的世界裏消失了。
  
  整整兩年,我找遍了我們曾經去過的每一個角落,可我還是沒能找到他。
  
  再次見到他是在我剛上初二的時候,我們班主任突然領著他出現在我們班說是新來的同學。然後,我看見我們班的女生都瘋狂了,接著,是全校的女生。我並不否小時候的顧辰長的很好看,可是我並不知道,三年後的他會讓我更驚訝。他走過來笑著對我說:家諾,我回來了!語氣很輕鬆,可我卻覺得陌生。他的笑容並沒有小時候那麼好看,因為帶著滄桑和落寞。我什麼也沒說,他就在我旁邊坐下了。
  
  可是,我卻從此麻煩不斷。自從知道我跟顧辰很熟之後,原本名不見經傳的我一下子成了學校裏的“名人”。每天都有無數的花癡女生拿著情書來找我。開始的時候,我還美滋滋的,這多好呀,每天能接觸到那麼多美女!可是後來,我就有點不樂意了。我看著那些無知少女的情書看都沒看就被顧辰扔進垃圾桶的時候,我恨恨地對他說:“你這個摧花狂魔,那麼多美女你看不上,好歹給我留一個啊!虧你還是我兄弟。”“你要的話,去垃圾桶裏撿回來啊”他一句話噎死我。
  
  有時候,我老覺得小時候的那個顧辰回來了。因為現在我們還是像以前一樣要好。我們一起吃飯,一起打球,一起出去玩。可是,有時候,他又讓我覺得那樣陌生,我經常能從他眼睛裏看見他深深隱藏的寂寞,還有,仇恨。或許,因為***媽。
  
  因為***媽回來了。
  
  我是在他喝醉酒的時候聽他說的。
  
  他說:“家諾,那個女人她回來了,回來找我了。可是,我並不打算原諒她,因為,我恨她……”我那天也陪他喝了好多酒,可我卻沒來由地清醒。我一直在聽他說話,顧辰告訴我,當年他舅舅帶他去了香港,去年的時候***媽突然找到他,她哭著跟他說對不起,顧辰卻理都沒理她。“我當時是不是特牛B啊?”他醉笑著問我,聲音卻有些哽咽。我說:“操,你那算什麼牛B啊,我去年還跟我媽打了一架呢,雖然後來被我老爸用鞭子揍爛了我的屁股。”我們一起哈哈大笑。
  
  我一直都認為,顧辰這樣的人不會隨便有女朋友的,要有就一定是那種很不一般的女孩子。因為連我們學校的校花倒追他的時候他都沒理。我也一直覺得,我可以利用和他的這個關係去騙個把女生來當女朋友。可是,我的計畫還沒實施就落空了,因為我怎麼也沒有想到,顧辰居然找了個我覺得根本不可能做他女朋友的女朋友。我一點也不喜歡那種女生,不是因為她長得不好看,而是我覺得她除了長得好看點就沒有其他的了。特別是當我知道她是怎麼追到顧辰的時候。我心裏那個恨呀,蒼天對我真是不公平。讓我這麼辛苦,卻還追不到女朋友。
  
  不過是因為顧辰打球時不小心擦傷了手,而她帶著藥水幫他包紮了一下。然後,她的陰謀就得逞了。連我都覺得不可思議,就更別談其他人了。甚至有一次,一個女生對我說:早知道追顧辰這麼簡單,我***寫那麼多情書幹啥,居然還讓你送去?我一聽就有點火了,什麼叫居然還讓我送去啊?我***長得有那麼對不起觀眾嗎?真是太傷我心了!要不是覺得對不起我媽,怕她以後會孤單,我早就一頭撞豆腐死了!也免得現在被這女人這樣傷害我幼小的心靈。不,還有我媽,她也傷害過我。
  
  我很清楚地記得那次我回家的時候,悄悄告訴我媽說顧辰回來了,她一聽居然比我還高興,還一個勁兒怪我為什麼沒有把他帶回家來吃飯,她正好做幾個拿手好菜。我真有點懷疑了,十幾年前從她肚子裏生出來的那個孩子可能根本不是我,而是,顧辰。當我悠悠地問我媽我是不是他親生兒子的時候,她居然頭都不抬地說我是她撿回來的。我幼小的心靈再一次受到嚴重的打擊。
  
  不過我還是承認,顧辰確實比我更討人喜歡,因為他長得比我好看。
  
  可我仍舊不喜歡許雲。她名字好聽,可是人卻不如其名。她喜歡蹺課,還老拉著顧辰一起逃,然後,顧辰就拉著我蹺課。好在我跟顧辰成績都很好,老班才沒為難我們。可是,許雲就不同了,她成績也不好,還喜歡亂花錢,她可以用一個下午的時間花掉顧辰整整一個月的生活費。最讓我受不了的是,花光了顧辰的錢之後,她還要花我的錢。雖然顧辰後來都還給我了,可我還是很討厭她,我對顧辰說:“我不是在乎這幾個錢,只是我不明白,你到底喜歡她哪一點?她有哪一點好?自私、任性還老愛惹事!”而這時候顧辰總是不說話。我拿他也沒有辦法。
  
  我一直在等中考的到來,因為我覺得憑我和顧辰的成績,進重點高中不成問題。而許雲絕對不行,那時候,就可以擺脫她了。可我不知道,是不是我上輩子偷東西的時候被豬給踩了(我覺得是),不然怎麼會這麼背?許雲不僅進了重點高中,而且和我們同一個班。原因是她家有個什麼親戚在哪兒教書。我真***的不明白了,這世界,還有什麼東西是靠錢靠關係弄不到的?我覺得老天你***真夠混蛋的!
  
  在找座位的時候,顧辰很自然地和許雲坐在一起,我沒理他,直接跑到最後面去了。然後,我在那裏認識了莫白。
  
  當第一次聽到他介紹自己叫莫白的時候,我笑得差點昏死過去,我捂著肚子對他說:“莫白,莫白你果真一點也不白啊!你爸媽還真是煞費苦心啊,給你取了這麼個牛B的名字!”在莫白滿腔憤怒剛要發作的時候,我趕緊遞上一瓶綠茶給他,算是賠罪。可我還是沒能躲過莫白給我的那一拳。
  
  後來,莫白常常在我面前感歎:我們倆真的是不打不相識啊!而我卻老惦記著他給我的那一拳,總想著什麼時候還給他。
  
  其實,我知道,我根本沒有機會報仇,我光看著他那身讓我無法接受的肌肉就夠自卑的了,要報仇,等我長得比他更壯再說吧。
  
  在生活中,我把莫白當做我最好的朋友之一,因為我和他在很多方面都驚人的相似。而顧辰與莫白也算一見如故吧,非常談得來。
  
  他們兩個,都是我這一生中最好的朋友。很多人感歎,知己難尋!而我,卻一下子碰上兩個!讓我覺得老天對我還不是那麼差。
  
  我常常在想,這一路,我們究竟是經過了多少人,路過了多少風景,才遇見的?
  
  顧辰在一個月後出院了,他沒有告訴***媽他住院的事(那段時間***媽剛好去外地了)。我和莫白也沒告訴任何人。辦出院手續的那天,許雲也來了。不同的是,她變得很小心,她很關心顧辰!我見她小心翼翼地扶著顧辰的時候,心裏突然有點感動!我那樣對她,她卻沒跟我計較什麼!也許,真的是我不懂她吧。
  
  風雲流轉,時間一晃而過,轉眼間,我們已經身在高二了!高考的壓力也多少讓我們收斂了些,我們不再總在籃球場上肆意奔跑,我們不再蹺課,我們不再下晚自習之後偷偷溜出去上網。
  
  時間像是一張網,將我們統統罩在裏面,無法穿越。
  
  我和莫白站在走廊上,看著大片大片的陽光穿過教室門口的大楓樹的枝葉,我說:莫白,你知道嗎?其實我也有夢想的,和你一樣!我看見他眼裏亮晶晶的,像是眼淚,他看著我,輕輕說:家諾,我一直都覺得我們很像,如果可以,來世我們還要做兄弟!我笑著說:那來世我要當你大哥,換我來欺負你。然後莫白就對著我笑,露出雪白的牙齒。
  
  我、莫白、顧辰三個人的剪影就像是青春這幅畫卷裏的風景,即使在很多年後,我還是會夢見。
  
  我和莫白都會彈吉他,不過他彈得比我好。莫白曾經對我說,他最大的夢想就是背著一把吉他去浪跡天涯,我說我只想做個吉他手,因為我要高考,我要上大學。
  
  記得在元旦的時候,我還和莫白同台合奏了一曲。那天下臺之後,我就收到了我人生中的第一封情書,是一個叫李蓉蓉的女孩子寫的。我當時興奮得差點從五樓跳下去。我滿臉期待地問莫白和顧辰認不認識她,他們彼此對望了一眼後,異口同聲地說:“不認識。”
  
  然後,我就興奮的跑到信裏面說的地方去等她!我冒著六月裏的中午十二點的大太陽,足足等了兩個小時人還沒有來。熱得差點就當場就義了。我覺得我的皮膚又向莫白靠近了一步。當我垂頭喪氣地回到教室的時候,我看見莫白和顧辰笑得幾乎暈死過去。我當時就明白了,是這兩小子合夥來整我!我說怎麼字跡看著那麼熟悉呢?他們一見我生氣了,趕緊跑過來解釋說是為了拯救一下我那因追不到女孩子而受傷的心。“這***叫拯救嗎?完全是摧殘!”我捂著胸口沖他們咆哮!然後在下午放學後拉著他們兩個到學校外面館子的裏狠狠地剝削了一頓才甘休。看著他們兩埋單時的痛苦表情,我對著他們邪惡地笑,覺得心滿意足。
  
  在那個炎熱而漫長的暑假結束後,我們帶著長輩們的叮囑和期望和正式升入了高三。
  
  而我也真正明白了,什麼叫做:人在高三,身不由己。那就是在高考還沒結束之前,你必須把你所有的一切自由權利都留在學校裏面,或者,學校外面。
  
  莫白終於在他十八歲生日之前找到了他那個生命中的唯一,而我也在學校裏面那棵唯一的楓樹葉子全部變紅的時候遇到了我的愛情。我羡慕似地對莫白說:“恭喜恭喜呀,你***終於趕在成年之前早戀了一次!”他回敬我:“操,你也別羡慕我了,還是想想辦法怎麼去追你那個葉子熙吧!”
  
  他一提到葉子熙我就頭疼。老實說,別看我平時那樣,可是真正碰到自己喜歡的那個人我就不知道該怎麼辦了!其實,事情是這樣的。
  
  某天中午我騎著自行車去學校上課,後面坐著莫白。然後,在路上一身白衣的葉子熙抱著書的美麗倩影突然出現在我的視線裏(我當然朝她看啦),從她身邊呼嘯而過的時候,我回頭,看見她對我笑,溫暖得像春天裏的太陽,我一激動,然後就和莫白差點車毀人亡了。從地上爬起來後,莫白沖著我死命地吼,而我卻一句沒聽見,因為我的視線還沒從葉子熙身上離開。我呆呆地看著她,對莫白說:“莫白,我覺得我的春天來了。”莫白順著我的眼神看向葉子熙,帶著疑惑的表情說了一句:“她?”
  
  晚自習的時候,莫白偷偷告訴我說他認識我那個夢中情人,“她叫葉子熙,別人可是三好學生噢”他故意把三好學生幾個字說得很重,我鄙夷的看了他一眼後裝著做作業的樣子不理他,其實我心裏不知道多開心呢!
  
  那次之後,我經常能看見她從我窗前走過。她目不斜視,長髮飄飄的樣子美好得像是童話世界裏的公主。而我的心也跟著她一起沉淪。
  
  我在央求莫白很多次無果後使出了我的殺手?,我威脅他說:“要是你不幫我想辦法追到葉子熙,我就死給你看。”
  
  然後他在思考了近半個月之後告訴我三個字:寫情書。我差點暈過去,我說:操,商量半個月就這結果?莫白一聽,連忙解釋說這是他在策劃分析處理了所有的可能之後得出來的最佳答案,成功率是最高的。我當時也沒想到其他更好的辦法,只好聽他的,我覺得要是失敗了我也好找藉口。於是,我又花了一星期時間,在撕完了整整一本信紙之後才寫出一封讓我比較滿意的情書,在深切地表達了我對葉子熙同學的仰慕和讚美之後又委婉的寫出了我的愛慕之意,最後簽上我的大名:林家諾。
  
  千叮萬矚之後才讓莫白送去。
  
  說實話,我從來都沒那麼認真地寫過什麼東西,我覺得,要是我以前寫作文有這個一半認真,現在絕對能當一作家。說不定弄個什麼新概念一等獎啊什麼的,然後就像郭敬明和韓寒那樣飛黃騰達了。
  
  正當我在幻想我美好的未來的時候,莫白又給我帶來了好消息。葉子熙給我的回信。在我懷著無比激動地心情看完了回信後,我更加激動了,因為葉子熙在信裏約我見面了,這沒准就是一校園版的灰姑娘和王子的故事,噢不,是公主和一青蛙的故事,標準的美女與野獸嘛。我在心裏無比激動地幻想到。
  
  見面那天,我硬是在房間裏打扮了一個多小時才出門,顧辰和莫白不停地在那兒催我趕緊走,他們就見不得男人打扮。我樂呵呵的對他們說:你們就在那羡慕吧,哥哥我不陪你們了。
  
  很久之後,我都在後悔,如果那天我沒去該有多好。或許,我對愛情還能抱有一絲美好的幻想。
  
  我趕到約定地點的時候,葉子熙已經在那兒了,沒有我想像中的美好和羞澀,她顯得很平靜甚至是冷酷,她只是冷冷地問我:“你就是林家諾?”我點點頭,她接著說:“你憑什麼追我?”我說:“我喜歡你,我想保護你。”“喜歡?喜歡值幾個錢?”她的語氣變得刻薄,而我一句話也說不出來,我做夢也沒有想到會是這種結果。“就你這個樣子還想追我,下輩子吧。”她頭也不回地甩下一句話就走了。我再沒看她一眼,因為所有的而一切都已經沒有意義了。我在心裏暗暗發誓,我以後一定要成為有錢人。
  
  吃晚飯的時候,我把顧辰和莫白拉到了小酒館,我一邊喝酒一邊平靜地講完我的遭遇。他們倆比我想像中的還要驚訝,不過我沒讓他們問我什麼,我說:“今天你們什麼也別問我,只喝酒!為了以後我能成為有錢人,乾杯。”
  
  那晚之後我對愛情就徹底死了心。
  
  我把全部的精力都放在了高考上。高考前夕,學校舉行畢業晚會,莫白說她女朋友會有表演,非拉著我去看,我一進場就看見了一身藍色晚禮服的葉子熙在彈鋼琴,是克萊德曼的曲子,夢中的婚禮。我的眼淚突然就止不住了,我想到我曾經看見過的一句話:你的破牛仔褲,怎麼可以和她的晚禮服站在一起;你的吉他,又怎麼能和她的鋼琴合奏?
  
  也許,我的卑微註定了我的結局。那就是,沒有結局。
  
  那是我第一次為一個女孩子哭,我覺得,也會是最後一次。
  
  一個月後,高考平靜的結束,我只考了一個很普通的分數,顧辰和莫白考得也不理想。莫白決定去當兵,而顧辰選擇了複讀,我則填報了一所大專學校。送莫白走的時候,他笑著對我說:“家諾,你不是一直惦記著我給你的那拳嗎?今天還給你,來吧!”我走過去,抱著他,眼睛卻不由自主地濕潤了,我把拳頭重重地留在他背後,回過頭來,我看見他的眼睛也紅了。顧辰走過來,笑著對莫白說:“你小子以後在軍營裏可要老實點,別瞅著那裏的漂亮姑娘就忘記你媳婦兒的教誨了!”我回頭,看見莫白他女朋友滿臉羞紅的樣子,心裏覺得酸酸的。
  
  回來的路上,顧辰突然告訴我說許雲也決定和他一起複讀了,我吃了一驚,其實她高考考得不錯,夠上二本了。我突然覺得自己真的不了解他們,或許真的是我看錯了,總之,從那以後,我也決定重新認識一下許雲。後來,當我看見她看顧辰的眼神的時候,我心裏所有的不滿和怨恨都煙消雲散,因為我看見她眼裏滿是對顧辰深深地愛意。我改變了我以前的看法,我開始祝福他們。
  
  半年的大學生涯過後,我給顧辰打電話,談到***媽,我問他說:“你還恨***是嗎?你是不是為了證明給她看才選擇複讀的?”沉默很久之後,顧辰輕輕對我說:“家諾,其實我早就原諒她了,知道嗎?我有次回家的時候,看見她的頭髮有很多都白了,我覺得很難過!她還那麼年輕,我覺得我不能在這樣對她了,畢竟她是我媽呀!”我聽見電話那頭顧辰的聲音很哽咽,我說:“那很好啊,這不皆大歡喜麼?等我回來,我就去你家看你和***媽!”
  
  掛了電話後,我突然想起我們的少年時代,我想起遠在千裏之外的莫白,身在高四的顧辰和許雲,我想起我們這麼些年來所走過的路,覺得就像是做了一場夢。夢裏,我們都還是孩子,帶著天真的笑容和幼稚的理想不停地向前奔跑。不經意間回頭,卻發現我們已經走了很遠很遠了。
  
  年輕的生命就像河流一樣,汩汩地向前流淌,而我們含淚在兩岸張望著,卻聽不見聲音。
  
  -----完-----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