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指尖的時光

夜很靜,月光如水。

我坐在電腦前,手指輕擊鍵盤,發出一種柔和的擊鍵聲,在寂靜的屋子裏清晰而親切。像是牆壁上的時鐘,在歲月的長河裏不疾不徐地讀秒。一行行漢字隨鍵盤的敲擊聲顯現在螢屏上,活潑而有序,組成了文字的方陣,也記錄了歲月的腳步。時光,也在這輕輕的敲擊聲中,在我的指尖悄悄地流逝了。

不知有過多少這樣的夜晚,不知有多少這樣的時光從指尖悄悄流逝了。

那時,用手指輕捏鋼筆,筆尖在潔白的紙面上輕輕滑動,發出一種“沙沙“的聲音,像是蠶蛹在蠶食桑葉,像是窗外的細雨在飄飄灑灑,又像是在寂靜的夜裏,用心在聆聽一首輕柔的樂曲。一行一行的文字出現在潔白的紙面上,像是在傾聽我娓娓的心曲。那些各具情態,各自獨立的漢字組合在一起,橫豎成行,疏密有致;上下相連,左右相顧。一行行,一段段,一章章,隨筆尖涓涓流出。不管是喜怒哀樂,還是風花雪月,都一一定格在潔白的紙面上,而那時光,也在不知不覺中,從指尖悄悄流逝了。

半生以文字為伴,不覺日夜更替,只覺時光從指尖悄悄流淌。微風飄處,見兩鬢斑斑如霜,便心生感歎,時光無情,由青絲到白髮,竟是如此的輕而易舉。舉目回顧,時光匆匆,留不住的時光,留下的,只有滿紙的蒼涼。

歲月是一張不老的琴,時光是弦,用指尖輕輕去彈撥,卻無法彈撥出悅耳的樂曲。

夜很靜,月光如水。多想踏著月色,用腳步去丈量時光的長度,踏碎一地惆悵。

樹上的葉子靜靜地飄落,像寂寞的蝴蝶,飄飄的,將一個一個的歲月帶走。踩在鋪滿路面的落葉上,卻聽不見一點點行走的腳步聲。此刻,歲月似乎在我的腳下停止了。然而,那空中飄飄灑灑的落葉,卻無時不在提醒我們,又是一年秋光老,又到了一年秋風秋雨愁煞人的時候了。伸出手,接住一枚飄然而下的落葉,用指尖輕輕觸摸,竟然感覺到了葉片的溫潤、柔軟。這才醒悟,並非所有的落葉都是枯萎、僵硬;並非所有的消逝都是那麼冰冷、無情。葉片剛剛從枝頭墜落,身上還存有樹的溫度,枝的柔軟,它們只不過是用一種飄然的方式在為我們講述時光的故事。

指尖的時光似乎太過飄渺,枝頭的時光卻是那麼清晰可見。春來可見樣柳綠,柔軟的柳絲在溫暖的春風裏迎風披拂,描畫出一個明媚的春天;夏日裏,綠葉紅花滿枝頭,濃蔭匝地,百鳥成韻,蓬勃和爛漫都在枝頭上綻放;到了今日,這樣的深秋季節,枝頭那片片霜染的紅葉,被秋風一葉一葉地摘去,疊壓在歲月的深處,成為時光的標籤。我們在歲月的時光裏行走,感歎時光的無情,感歎青春難留,眼見春去春又來,年年歲歲花相似,山河依舊。而我們卻在歲月流轉中,由青絲變白頭。那時光就像眼前的風,指間的雨,來也匆匆,去也匆匆,歎也難留,惜也難留。

在靜靜悄悄的夜,在如此的月光下,用指尖觸摸那堆放在案頭的書籍。那時文字的記憶,是時光從指尖流出,凝固成一頁一頁的記憶。月光像流水,傾瀉在一行行清晰的文字上,那些多情的文字翩然而來。時光流轉,似乎錯會了年輪,那些曾經生香的往事,那些曾經難舍的記憶,又由書頁的文字間,湧向心田。指間的時光,竟然是這樣的繾綣,這樣的氤氳生香。

時光是留不住的,像山野裏的風,飄忽而過,飄忽而去。你無法知曉這風來自何處,來自何年何月。是來自盛唐,還是來自大漢。你也無法預知這風吹向何方。而指間的時光是可以永恆的。無論是“蒹葭蒼蒼,白露為霜”。無論是唐詩宋詞,刀光劍影喜悅悲傷,都可以成為指間的時光,被雕刻在獸骨上,青銅器上,還有那些懸崖峭壁上;被拓印在絲綢上,錦緞上,還有那些潔白的宣紙上。那些無法捕捉的時光,就這樣被保留,被記憶,被收藏。在我們的指間,在我們前人的指間,成為不朽的時光。我們才有可能在今日的書本裏,螢幕上,看那恩怨情仇,風雲變幻;才可以在這樣風輕雲淡的夜晚,穿越時空,與那些古之聖賢促膝懇談,共話桑麻;我們才會從指間的時光裏獲取無窮的智慧,涓涓營養。

夜很靜,在如水的月光裏,我輕擊鍵盤,那種清晰的敲擊聲,從指間輕柔地傳出。那是時光的腳步,一秒一秒地定格在我們的記憶裏,定格在歲月的長河中。

歲月的時光,從我們的指間,輕輕地滑落,縷縷生香。
返回列表